Orbit

:::

【精选新闻】全国文化会议促成改变还是昙花一现

  • 2017-09-25
  • Admin Admin
{{Alt_title}}

文│ 林姿颖 (新新闻 2017.09.21)    图│全国文化会议团队提供

This is an image

林全要文化部一元当两元用,过半县市预算不到二%
这次全国文化会议不像过去多数的公听会只是做做样子,但能否促成实质的改变?台湾地方文化预算过半县市偏低,地方不重视,更不用说国家领导人,要文化部一块钱当两块钱用,现实是文化部只拿到五毛,已经把它当十块在用。

This is an image


九月的第一个周末,巡回了半年的全国文化会议来到最终场次,动员全台湾的公民参与,最后却上演一场「真心换绝情」。尽管文化部长郑丽君在会议上大力感谢前行政院长林全的支持,林全在闭幕致词时却要郑丽君把预算「一块当两块用」。而会议隔天,院长居然就辞职走人了。

文化部搬出史上最强子法

未来文化事务能得到多少支持仍是未知数,但这场会议的确有些独特之处,至少不再像过去多数的公听会只是做做样子。
这次的全国文化会议巡回全台湾,最早从今年三月二十五日开始,包含最后的大会,在各地举办共十八场论坛。每场都有逐字稿纪录公开上网,文化部更汇集了各场次提出的所有问题,逐题回应。
This is an image


最终这些建议经过谘询委员会讨论后,会成为「文化政策白皮书」及《文化基本法》的基础,文化部表示两者都预计在今年底出炉。但如此劳师动众的大型文化会议,能否促成实质的改变?还是终如一场灿烂烟花?

全国文化会议当天,场外也很热闹。台湾国际当代书艺协会成员以行动剧,希望当代书法艺术得到支持,台语公共电视台催生团队也来喊话,文资团体更在会议后举办了「文化大肠花」活动表达不满,而这正是郑丽君的烫手山芋。


This is an image

除了政策、产业、教育议题以外,几乎每个场次都有为数不少的民众为文资个案请命。郑丽君在大会上先是肯定文资团体的努力,并承诺一年内会召开「全国文化资产会议」,把《文资法》修得更完备,同时强调文化部订定「史上最强」的三十七项子法,七月底前都已公告上路。
「怪手并没有停下来,剷除历史遗迹的就是公家机关!」场外的文化大肠花并不埋单。曾撰写《像我们这样的文化恐怖分子》的文化工作者洪致文更形容:「文化资产是被程序合法地做掉!」
记者盘点郑丽君口中的「最强子法」,发现文化资产保护在公民参与、审议程序都加强许多,如未来文资列册之后要公布上网、文资审议会议纪录也须公开等等,有利害关系的人也应回避审议,解决地方政府主导开发却同时兼任文资价值判定的争议。

五直辖市长皆未出席
但最大的问题是,再怎么保障,都只保障了「后段」。文资价值的审查,经提报后,文资委员会到现场勘查,判定要不要列册,列册后才进行审议。但目前大多数的争议个案,在现勘时就被判定不具价值,不予列册,根本进不到后续审议程序,造就了文资团体口中的黑箱。中央想用法律去约束地方,却没解决到关键问题。
全国文化会议另一个成败的关键则是人。包括台湾文化政策研究学会理事长刘俊裕在内,许多文化人都直接在论坛上肯定郑丽君的努力,若非她的坚持,可能也不会有这场会议。但成也在人,败也在人,刘俊裕也遗憾:「文化还是没有进到国家与县市最高领导人的视野。」
他提到,除了桃园没有分区场次,其馀五个直辖市的分区论坛,都没有县市首长出席,甚至很多县市连文化局长都缺席,「台湾的地方政府对文化总是口号式地谈论,这一点不改变,中央预算再增加,地方永远都会跟中央要钱。」
「国外的文化预算,中央可能也是一%至二%,但重视文化的地方政府会编到八%至一○%。甚至德国还规定,地方政府的文化预算比例需要超过中央,总共一○%在中央、九○%在地方,台湾是反过来。」刘俊裕说。而台湾的地方文化预算,超过半数的县市编不到二%,连身为六都的高雄、新北都没有。

This is an image

预算拿五毛当十块用
地方不重视,更不用说国家领导人。会议的开幕式,主持人还做球给「十五年前以陆委会主委谈文化的蔡英文」,但她上台后,先是把文化部的政绩一一列出,再说要寻找台湾核心价值,内容乏善可陈。而林全的闭幕发言更是「状况外」,刘俊裕感叹,林全要文化部一块钱当两块钱用,现实是文化部只拿到五毛,已经把它当十块在用。
但刘俊裕认为可以先寄望地方。他表示,文化部可以比照法国,以行政契约分别规范如文资、古蹟、文创产业等标的,跟地方政府拟定共同目标,编列几年的预算,画出文化蓝图。而不是每年揣测未来的发展,预算也是断裂的。

This is an image


仍不见政府重大政策考虑到文化
地方政府也可以有自己的文化会报、文化自治条例、与民间团体保持互动,四年以后的全国文化会议就会更精彩。「我不知道会不会发生。」刘俊裕苦笑:「但我期待有些示范县市出现,文化部也可以依此做为文化预算分配的依据。」然而,更重要的是,「民间还是要走自己的文化路!」
当初郑丽君以「二十二个文化部」赋予文化部新的角色,实行了一年半,努力的却好像还是只有郑丽君。刘俊裕提到,既然文化是整个国家的事,仍不见政府重大政策考虑到文化。以重大的举国计画前瞻基础建设为例,怎么可能对文化没有影响?现有的行政院「文化会报」机制,显然还不足以扰动到核心事务。
但这个「最挺文化」的院长走人以后,赖清德上任,还能不能有同等支持?郑丽君虽然留任,还要努力让未来的文化路不「因人而异」。


文化请让「专业的」来
文化部长郑丽君的政策有两个重点,一个是「22个文化部」,代表文化是跨局处的业务;一个则戮力发展中介组织。但这两者间有个核心价值,就是让「文化回归专业」,而这次全国文化会议的筹办就像是一个实践的过程。
「委讬案原来的规画只有10个场次分区论坛、一场只有3个小时。」承办此次全国文化会议的台湾文化政策研究学会理事长刘俊裕笑说,学会的角色并不像传统的厂商,反而一再挑战公部门做事的思维。
「文化部既然宣称自己由下而上、有审议思维、要公民参与,就要实质做到。」透过新的提案,文化部与执行团队最后决定把论坛时间拉长,还设置6组召集人、谘询委员、地方网络公民智囊团等机制,也希望文化部必须针对每场会议的内容有明确回复,「这个专案的最高指导原则不是文化部,是文化公共性。」
最后郑丽君拍板采纳新的提案,「这次公部门的确走出来了,要给他们鼓励,因为他们原本可以选择原案。」刘俊裕说:「我们把文化的公共性摆在最上位,扰动原本官僚的体制,同时也协助他们与民众互动,希望让大家慢慢了解文化事务是需要专业的,没有专业,文化单位就会被认为只是办活动而已,很好取代。当文化单位有自己的专业,才可能永续发展,不会被教育、经济等强势部会压过去。」
这就是中介组织介入的重要性,「文化需要大量的批判跟反思,这些是一般的采购契约做不到的。」虽然在法律上,这次学会并不是中介组织,只是承包契约的厂商。但因为活动性质特殊,加上郑丽君愿意尝试,才有了这个特例,不管在文化部与其他部会的衔接、内部的磨合、中央地方文化事务的接轨,甚至是公部门、中介组织与民间组织的接合,全国文化会议都铺了一条路。
这正是台湾独特的地方。亚洲国家的文化发展,多是靠政府的重视,由上而下的实行,但是台湾强在民间社会。把文化交给专业,对政府内部而言,专业当然在文化部;但对文化部来说,专业可以交给中介组织、甚至在民间。22个文化部的真谛,从来就不只是文化部努力就好。

This is an image